十三个口罩
九龙坡区 卿胜强
2021-02-24

农历新年已然到来,但新冠疫情的阴霾仍未散去。回望很不寻常的2020年,很多人和事都让我难以忘怀,譬如在疫情之初,我收到了十三个弥足珍贵的口罩。

去年新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如幽灵一般,悄无声息的在短短1个月左右迅速侵袭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20多个国家,导致数万人被感染,逾千人因此丧命,感染和死亡人数仍在持续增长,疫情防控十分严峻和危急。我国在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指挥下,全国各族人民同“恶魔”作着卓有成效的斗争,医学专家号召全民佩戴口罩。

口罩,曾经毫不起眼的个人防护用品,一下子成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急需紧俏商品,国内各大小药房、商店库存的口罩在极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口罩供需瞬间严重失衡,“有没有口罩卖?”顿时成了人们去药店问得最多的问题。问多了,店家干脆在店门口纷纷挂上“无口罩”的字样。医院也前所未有的实行限量供应口罩,医务人员每天只能领2个,并登记签字。值班人员每天交接班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交接口罩,仔细清点各科剩余口罩的个数,查看实际数量与登记的是否一致。口罩俨然成了人人都想拥有的“奢侈品”兼“必需品”。

一天晌午,友人Z发来了一条短信:“地址给我,我寄点3M的N95给你”。我蒙了,这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但彼此各在一方奔波,久未联系和往来。是信息发错了吧?我第一感觉是如此,马上回复了一个“?”。对方语音答复:“……你在医院内科上班,很可能会遇到一些新冠疑似病人,比较危险,我想送点高价买来的口罩给你,一方面你自己用得着,另一方面家里人也可以用……”

能在此特殊时期,主动送口罩给别人的人,一定是心中有大爱、有大义的。但医生家怎么会缺口罩呢?我婉言谢绝了对方的盛情好意,请她自己留着或送给更需要口罩的其他人,告知疫情可能还要持续较长时间呢。

过了几日,疫情仍在全国不断蔓延,尤其湖北武汉成了“重灾区”,确诊及疑似病人众多,医护人员奇缺,厄需紧急支援。全国医疗战线的广大同仁不惧被感染的风险,纷纷请缨,要求到湖北去,到武汉去阻击疫情,用生命诠释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和光荣使命。我身为在共产党的关怀下成长起来的、有丰富临床工作多年的医务人员,岂能袖手旁观,全院第一个主动向组织递交了决心驰援武汉的请战书。很快,我的请求得到了上级批准,被调派到某医院专科收治病房,直面新冠风险。当晚,我久久不能入眠,凌晨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医生背影的网络图片,取名“出征”,以示纪念。

第二天,我又收到Z发来的短信,询问我是要去支援吗?去哪里?需要口罩吗?我坦言,我在单位上班时,自己省着点用,还能帮衬家里;当我外出支援后,归期尚不确定,家里老老小小就缺口罩用了,特别是有两个小孩,口罩在外面想买也买不到。Z爽快的说:“我给你快递一些吧!”我知道现在口罩价格奇高,对方也是花高价买的,能屯点货很不容易,希望把钱转给Z,Z再三强调“不要钱,送你的。”又过了两日,顺丰快递通知家里人收货:十三个口罩,其中十个正规医用防护口罩,三个N95。

时间快过去一年了,一想到这些充满着真挚情谊的口罩,我就有种雪中送炭的感觉,心中无限感慨。我知道,我内心深处还收到了除口罩之外的那份善良,我会传递下去。

[现有974人访问]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