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美好遇见
农工党沙区委重师大 姜军委
2021-01-20

我时常被大自然的灵性所感动。

几天前,校园三春湖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大群白鹭。看见绵延清澈的湖水,中间有人工堆造的小洲,湖畔芦苇萋萋,湖边佳木扶疏,桥上过往学子谦谦文雅,毫无伤害之嫌,于是他们笃定这里可以诗意的栖居。于是便有了几天我们上下班得以驻足观望,远远的,享受人鸟和谐的生态美好时光。

几位摄影爱好同事便站在高楼最佳观赏点,聚焦、定格,拍下自己满意的惊鸿倩影。

那天中午下班,我躲在远处树丛,稍近距离,努力睁大近视眼一睹他们的芳华。他们很敏感,感觉到约10米以外有异类的呼吸和身影,原本在湖畔排队成行的七、八只便一起呼啦啦的飞向湖对岸。那边也正排队成行着同类,似乎远离人类便有了安全感。我一动不动在梅花树后,他们大约凭直觉看到我这位另类似乎没有冒犯他们之意,看上去很友好祥和,于是才放松警惕又恢复刚才常态。我看见他们不是呆呆的毫无作为的伫立湖边,而是两岸分成两队,或单飞、或双飞,或三人飞,以湖面为长度距离,对岸是终点,就像运动会时我们跑迎面接力。对岸飞过来,落地,迅速向左或右转180度,瞬间调成首尾一致,齐刷刷的面向对岸队友,对岸的亦如此。两岸队友就那么不知疲倦的互飞,时而翩跹照影,时而晾翅点水,时而尾随翻飞。雪白的毛氅,晶亮如豆的黑眸,时尚修长的脖颈,模特般的长腿。

就这样大约过了四、五天光景。一天下午我上班顺势又自然的想再看看他们,谁知鸟去无声,再也寻不到他们的芳踪。于是我怅然若失且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把这里当做暂时的训练基地,在我不知其起点和终点的万里之遥的旅途中,也许有的是刚出生幼雏,飞技和体力赶不上父辈;也许队友中有的年老体衰,需要暂时歇息调整,三春湖只是他们鸟生中的一个美丽驿站,暂时的歇息调整换来日后更加漫长的征程,携家带眷,飞向梦想的诗意家园、乐土天边。

忽然想起前年暑期我们去云南昆明游玩,听说每年冬天滇池是鸟的天堂,八方荟聚,蔚为壮观。我想几天之后,也许他们便抵达梦想的滇池湖畔,去付一场盛大的联欢。

我又想起十几年前家住大连,十月份的一个黄昏,楼前房檐下、电线上黑压压的落满燕子,足足有二百余只,其阵势足以把电线压断。仅半个时辰,便一起朝南飞走,其中领头的,便是刚才给大家开会的那只,显然是他们的领袖。他们也飞向滇池吗,还是飞到传说雁去无留意的湖南衡阳?妈妈常跟我说南飞燕子必经之路便是大连蛇岛,大多90%都得落入贪婪的蛇口,葬身丧命于蛇口。那里每年蛇国蛇民都眼巴巴地盼着魔咒食物链给他们奉上的饕餮美餐。于是我祈祷小燕子们幸免于难,于是我更加憎恨食物链那端的蛇,白蛇娘子除外。

幸好,仅几天美好时光,使我在路过的刹那得以窥见惊鸿倩影,定格在人类技术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像素最高的眼球里。

美好往往都是瞬间,美好往往不会按照人的意愿而永驻,遇见美好且珍惜。

2021年1月3日于大学城

[现有120人访问]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