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培育特色产业集群 突破双城农业高质量发展
2021-01-11

在现代工业化理念的推动下,包括农业在内的整个经济形态已经发生了历史巨变,如何创新突破传统农业产业的发展方式,巩固和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是一个现实而长远的问题,而发展现代农业产业集群,正是农业新业态走向大市场的有效途径。在成渝双城经济圈蓄势启航的形势下,创新培育特色产业集群,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农业高质量发展正当其时。

一、成渝地区产业演变的效果

成渝地区是中华农耕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区域总耕地1.36亿亩、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6.7%,耕地复种指数较高,形成了夏、秋、晚一年三季的耕作制度,粮食、油料、蔬菜、柑橘、茶叶播种面积分别占全国的7.1%、14.1%、10.3%、20.9%、14.0%,猪、牛、羊肉产量分别为613.4万吨、41.7万吨、33.1万吨,水产养殖面积占全国淡水养殖总面积的5.3%,养活了全国8. 2%的人口,是西部地区农业生产条件最优、集中连片规模最大的区域之一,自西汉起,就赢得“天府之国”的美誉,素有“粮猪安天下”的说法。四川、重庆地理相邻、自然生态条件相似、民风民俗相通、主导产业相近,区域内粮油、柑橘、柠檬、蔬菜、茶叶、中药材、调味品、现代畜牧、生态渔业、乡村休闲旅游农业产业集群已具雏形,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发展初具规模,十大特色产业链基本成型,重点龙头企业快速成长,农业科技长足进步。

二、成渝地区集群突破的局限

纵观荷兰花卉、智利苹果、丹麦猪肉等国际优势特色产业集群,从外在表现上总体呈现出“特、大、群、优”特征,即特色禀赋、较大规模、主体成群、优势突出。从内部运行上具有专业化的主体分工、组织化的知识扩散、标准化的质量控制、国际化的品牌溢价,并在此基础上不断横向扩张、纵向拉长,逐步形成一业为主、关联产业百花齐放的格局。成渝地区产业集群发展刚刚起步,从现在起跑还面临诸多瓶颈。

(一)集群区域统揽上有制约——地域空间限制,集群统揽效应不凸显。目前成渝地区在一镇一业、一村一品、农业产业园的推动下,点上取得明显成效,但受行政和地域影响,集群发展自然地理相连,区域组织不相连,集群相关制度机制缺乏一体化设计,产业发展要素轴线扩散不足,土地、资金、人才、技术等资源流动不畅,未形成具有价值增长极的农业产业“点-轴”开发模式。

(二)集群链条建设上有差距——链条环节分割,集群协同效应不凸显。区域十大特色产业基本形成了科研、生产、加工、流通等全产业链发展,但链条环节之间联系不紧密、融合度不够,如产研结合、原料供应链、加工营销体系、产业化服务体系等方面的匹配融合不足。专业化分工发育不成熟,未形成核心产业+上下游产业“三位一体”共生发展格局。

(三)集群品牌打造上有欠缺——品牌溢价不高,集群乘数效应不凸显。品牌是消费者和企业之间的一份无形契约,目前区域内已形成市场竞争优势的品牌屈指可数,缺乏标准化和溯源体系支撑,市场认可度不足,同时还存在品牌真实价值体现不够,产品品牌硬核不硬,放大溢出效应不足。

三、创新培育成渝地区特色产业集群建议

(一)共谋一幅蓝图,为成渝地区产业集群引航布局。立足成渝地区资源禀赋,谋划产业集群发展战略蓝图,从产业的内部肌理和外部形态上统筹谋划,构建产业集群的“一基因五要件”,即:资源禀赋“原生基因”,产业基础、标准支撑、项目载体、龙头纽带、品牌旗帜“五要件”,推动成渝地区的生产要素优化、产业结构升级、核心基地辐射、三产深度融合、新型经营主体集聚。以潼南、大足、安岳为核心,构建“全球柠檬产业带”;以万州、云阳、奉节、忠县和达州、古蔺、富顺等为中心,共同建设长江上游柑橘产业带;以重庆荣昌、合川和四川隆昌等生猪产业县为主力,形成“全国畜牧看成渝,成渝畜牧走全国”;以重庆石柱、秀山、开州、城口、巫溪和四川广元、达州等地为重点,打造具有地理标识的中药材区域产业集群;以石柱、江津和四川攀西地区、汉源等地重点发展辣椒花椒,打造“成渝麻辣经济走廊”等。

(二)创新政策服务,为成渝地区产业集群集智添金。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总方针,相互借鉴、逐步整合、协同创新涉农财政、土地、税收、金融等政策,确保财政投入与建设成渝地区产业集群要求相适应。设立成渝地区产业集群建设发展基金。发挥政府宏观调控作用,针对人地钱等问题,出台“扶持、促进、规制”三大政策组合包,扶持政策重点夯基础、立项目、补资金、聚要素;促进政策重点建平台、扶主体、引智力、惠税收;规制政策重点定规划、调结构、强监管、优服务。同时,“政府+龙头企业”双轮驱动,协同发力,完善“路水电气讯网”基础设施,发展“科教文卫体娱”公共事业,为集群要素融合迭代提供均等化和全覆盖的公共服务支撑。

(三)优化组织方式,为成渝地区产业集群赋能提速。一是创建半紧密型的产业联合体。以培育龙头企业发展为核心,围绕集群主导产业,每个集群先行创建1-3个优势互补、共生互利、增值共享的半紧密型产业联合体,获取要素市场的议价权,产品市场的定价权,通过利益联结,渗透到家庭农场和小农户,赋予成员剩余索取权,使产业行业内生机制充满活力。二是组建与产业集群发展相协调的服务组织。建立科技、技术、市场等相应的专业化服务组织,解决产业集群主体的共同难题,发挥“粘合剂”的作用,增强凝聚力,使产业集群与专业化服务组织相生相伴、共同成长。

(四)发挥联动效应,推动成渝地区产业集群合作共赢。一是建立特色产业集群合作工作专班。两地相关区县建立特色产业集群合作工作专班,通过党政互访、政商往来、学术会议、论坛研讨、洽谈会、博览会等合作渠道,实现协作联动。二是搭建共生共享的公共平台。组建专业服务平台,打通大市场渠道,构建大流通机制,组成大数据中心,向集群主体提供政策信息、要素流通、市场营销、人力资源等公共服务。三是构建区域产业一体化推进机制。推动市场流动、标准统一、业态互补、分工合作、企业错位、联合接力。四是共同培育一系列品牌。以“三品一标”为基础,融入地域人文和物产特色等元素,为农业产业集群发展共同培育创建一批全球知名企业品牌和产品品牌,为现代农业产业集群发展贴上“金标签”,建立已有农产品品牌共用共享机制。

[现有93人访问]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