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农工人,一颗爱党心
农工党重庆市江北区委党员 曾庄宇
2012-11-28


我的老爷爷庄明远,在我记忆里是非常模糊的,小时候家里甚至没有一张他的照片,外公生前也很少提及他的故事,所以老爷爷的形象对我来说一直是熟悉而又陌生的。直到外公过世,在整理外公遗物中,我看到有一篇记载老爷爷庄明远的生平事迹,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再后来通过查阅一些资料,我才知道庄明远是为中国农工党建立以及中国革命作出过突出贡献的先辈之一,我脑海中老爷爷的革命历程也渐渐清晰起来:

我的老爷爷庄明远1901年,出生在山东莒南县大店村。1926年6月赴广州参加国民革命军,任国民革命军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部、政治部秘书长。

1930年,因对蒋介石背叛革命的行为不满,老爷爷参加了邓演达领导的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农工民主党前身) ,协助邓演达先生开展革命工作,虽然他不是邓演达的秘书,但对邓演达的稿件、讲话,却很留心,随时收集,邓演达被蒋介石杀害以后,他更是小心保护邓演达遗留下来文房四宝、西装等遗物直到革命胜利。同年,被行动委员会派往国民党十八军(陈诚部)做策反(反对蒋介石)工作,抗战的时候,陈诚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周恩来、黄琪翔担任副部长,郭沫若担任第三厅的厅长(管宣传),老爷爷庄明远担任总务厅厅长,与周恩来、郭沫若等人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1940—1943年,为了响应农工党自力更生的号召,老爷爷在重庆江津创办了中华纺织厂,担任总经理,为革命筹措了大量资金。1944年8月,他再次被派往陈诚部,先后任第一战区长官部中将参谋、军政部储备司司长。 

老爷爷待人非常热情,抗战胜利后在得知叶挺将军获释消息后,庄明远第一时间把叶挺将军接到半山新村自己的家中居住,他们经常在一起探讨革命真理,结下了兄弟般的友情。1946年4月8日叶挺将军接到返回延安通知,临别前叶挺将军赠送了老爷爷一张照片并题字留念作为友情的见证。然而叶挺将军的飞机不幸失事,在得到这个消息后,老爷爷悲痛异常,因为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革命战友更是一个好兄弟。在以后的革命岁月里不管环境多么艰难,老爷爷一直悉心的保留着那张照片,直到解放后把它献给了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

1946年5月开始,老爷爷先后在重庆、上海以及西南各地参加以反内战、反蒋介石为内容的民主运动,与打入敌人内部的同志刘宗宽保持联系,为解放大西南情报传递工作建立了桥梁和纽带,迎来了1949年大西南顺利解放。

相比老爷爷,我的外公、外婆的故事更加平凡,但是我相信正是这平凡孕育了伟大,他们的故事更能反映出老一辈普通农工党员,为党和国家的事业甘于奉献、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

我的外公庄慧祺,1920年出生在山东莒南县。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外公参加了抗日军队。在一次战役中,他们所在的连队被数倍的日军包围,队伍被打散,外公左脚中弹,只身一人逃到黄河边,面对前方滚滚的黄河水后面围捕的日军,外公想到了以身殉国。就在这危机关头,一个河边放牛的乡亲救了他,把他藏在河水中的牛肚子下面躲过了日军搜捕。虽然躲过一劫,但是他受伤的脚确因为没有及时医治伤口感染落下病根,以后每逢刮风下雨总会疼痛难忍,但是外公从来不会为此吭一声。

因为伤病外公离开了军队,在家休息了两年后,考入了西北大学,在学校里面他接受进步思想,秘密加入农工民主党,并积极展开抗日救亡的学生运动。在这期间他认识我的外婆,一个同样来自山东的姑娘。外婆虽然来自农村家境贫寒,还裹着小脚,但是她为了挣脱封建礼教束缚,寻求民主而努力发奋读书,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并积极投身学生运动。外公被外婆的质朴和坚韧所吸引,共同的革命理想使两颗年轻的心走到了一起。在以后的岁月里,他们相濡以沫,共同追求革命真理。每当有进步学生会议,为了防止敌特破坏,外婆总会在外面放哨,外公则在里面参加会议。但是在那白色恐怖弥漫的年代,是需要时刻提着脑袋干革命的。记得有一天晚上,进步学生像以往一样举行会议,外公由于生病在家没有参加会议,外婆也请假在家照顾外公。第二天,他们来到学校就听说当晚会场被特务破坏了,学生全部被抓下落不明,但是也没有人看见他们被带出学校,焦急的人们找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终于在校园东侧一个废弃的厕所坑洞里发现他们双手反绑被麻袋装着的尸体,敌人就用这样残忍的手段结束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1949年重庆解放前期,国民党军队猖狂撤退,杀害了大批爱国人士,一手策划了震惊中外的”11.27大屠杀”,11月30日,受党组织派遣,外公参加了由重庆广大民主党派及爱国志士组织的治丧委员会,前往歌乐山搜救脱险革命志士。

那天,天下着绵绵细雨,好像特地为遇难的烈士默哀,歌乐山中,林深树密,更增加了阴森可怖的气氛。汽车开到了一个山坡前停住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渣滓洞,大家一下车,就被这触目惊心的场景惊呆了,放眼望去所能看到的尽是冒着青烟的废墟和蒙难烈士尸体。因为害怕有残余的敌人,他们沿着围墙慢慢摸索着前行,在一处断了的围墙附近他们发现了几个满脸血污,奄奄一息的人,仔细盘问后才知道他们是当天从围墙缺口脱险的革命志士,大多数革命者已经在11.27当天牺牲了。外公他们强忍着悲痛走进了监狱,继续分头在每间倒塌的牢房中搜索,希望能发现更多的幸存者。外公在搜索到集中营楼下第二号牢房时发现:在烧毁的墙壁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首诗(题名是六面碰壁居士),他掏出笔小心的记录下来,诗是这样写的:“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着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躯体怎能从狗的洞子里爬出!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搜救结束后外公把这一发现反馈给了相关部门,烈士的诗得以完好的保留下来,事后外公才知道 这间牢房曾今关押过叶挺将军,而这首诗正是后来被广为传诵的《囚歌》。睹物思人,以后每当外公回忆起这段往事,都不禁热泪纵横,因为他仿佛又看到了住在半山新村的叶挺将军和他父亲庄明远在情切的攀谈,他仿佛又看到那血雨腥风的革命年代、无数先烈为了新中国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

我的外公、外婆只是无数老一辈农工党人的一个缩影,虽然如今他们已经相继离开人世,但是他们的精神却一直激励着我。为了秉承他们的遗志,更好的把这段光荣传统继承和发扬下去,我也成了一名光荣的农工党员。

时代在变,但是我们一颗爱党的心永远不会改变,三代农工人,一颗爱党心,我相信我一定会像老一辈农工党员一样,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对党的忠诚,建设好我们的国家。

今天我们以农工为荣,明天农工以我们为荣!

作者简介:曾庄宇,四川省遂宁市人,1980年生,2003年毕业于重庆大学机械设计及自动化专业(工学学士),重庆长安汽车国际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主管,2012年9月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 。

[现有5362人访问]  [打印]  [关闭]